《梦华录》:贞洁争议和皇城司制服诱惑

《梦华录》评分依然高企在8.7,过去这个分数在国产剧里都是超级精品,而《梦华录》这个高分却总有“配吗”的争议。

而争议其实在刚上线后还没出分时就开始了。

豆瓣“国产剧”小组在4日凌晨也就是《梦华录》上线后6个小时之内就出现了一篇影评,认为该剧比古人还封建。本文在豆瓣内部就被转发1800多次,相当于站内“爆转帖”了。

(原文链接https://www.douban.com/group/topic/268120078/)

但另一方面是该剧在古偶剧观众中的确收获不少好评,很多观众对剧集的第一观感其实是:男女主好看。

更有一个热搜词条为:苦古偶丑男主久矣。想说,丑男主不也是这些平台播过的和即将播出的吗……

刘亦菲更凭此剧达到少年出道后的路人缘峰值。

平心而论《梦华录》中的刘亦菲的确是比过去的她好很多。可能是长大了松弛了;也可能是纵然在烂片中打滚,从电影回归电视剧,总归是比烂剧假人好。(同理烂片女王被骂资源咖靠电视剧翻身的还有景甜。)

但是演技究竟到了什么程度,则看观众的注意力在哪里,是在漂亮的面孔上,还是在台词和表情上。

男女主好看就是好评的第一情绪。而看漂亮的人谈恋爱,更是一种观看刚需。目前对《梦华录》最常见的评价就是:男女主角都好看,谈恋爱戏就舒服。

这也有运气问题,一来是刘亦菲这部剧整体比过去松弛一些,不像过去演情欲戏似被迫上工,看得人心疼。

二来是陈晓的确是显小显年轻的男孩长相,会演撩人戏份但是也不会有猥琐感。

过去和刘亦菲搭戏的男主角,跟她一样美丽无瑕的毫无撩拨感(林志颖)、台词里喊着菩萨的场面像家暴(吴亦凡)、连号称因戏生情的宋承宪跟刘亦菲拍吻戏,都感觉刘亦菲一点儿也不愿意,没有说宋承宪不好的意思,可能是他的脸和气质是中年男人,跟刘亦菲实在格格不入。

S+级古偶剧在最近五年来几乎是超级烂剧的代名词,不但剧情不好看,连人也不好看,内容无非是男女主在不断机缘巧合地抱上亲上。

如果以“好看的男女互动”这样的观看标准来看,考虑到现在古偶的糟心程度,《梦华录》打高分首先是“同行衬托”的问题。

不过衬托到了8.7再跟真国产精品比,总觉得哪里不对。

小槽点就不展开说了,比如台词里念错多处,商贾、柔荑全错了。

只看这部剧本身,既然用了赵盼儿、宋引章和周舍的名字,就难免要跟原著比一比。

尽管“救风尘”剧情在前六集已经演完,但不可否认这部剧脱胎自关汉卿四折杂剧《赵盼儿风月救风尘》。而且最初吸引观众“前八集好好看”,也是因为有个核心剧情是关汉卿创作的赵盼儿救出宋引章。

那么,很显然,本剧改动的第一条就是:把“妓女救妓女”,改成了“脱籍的良人转型做茶铺女老板,救了从不卖身只卖艺的乐伎”。这也是目前网络上最引发争议的问题。

(△赵盼儿有自己的茶铺)

妓女救妓女,是底层救底层,所以才有“风月救风尘”一说。赵盼儿所能搭救姊妹的方式,唯有自己。她用自己来做引子骗周舍休妻,是冒着也会被伤害的风险。这种情谊里是底层女性的悲惨命运,也是悲惨命运前依然能有的勇敢和互助。

(△2002年《爱情宝典》之救风尘,乐珈彤饰演赵盼儿)

而《梦华录》的身份改动,首先是反复强调“不卖身”“清白”“不脏”。甚至出现了“以色事人才叫贱”的惊人台词。

好像做不做妓女是“好女人”和“坏女人”的主动选择,赵盼儿说自己是“没有自甘堕落”,难道被迫卖身的女子是堕落去了吗?封建社会里,底层、弱者、被侮辱的和被损害的,自己是没有选择的。

跑个题,很多人觉得赵盼儿和宋引章的名字很好听,之前收到过一条微博评论,“引章”其实是“引璋”,取“弄璋之喜”的“璋”,意思是希望有个儿子。那么“赵盼儿”的盼儿,到底是轻声还是二声,是是顾盼生姿的盼,还盼望儿子的盼,也耐人寻味。按这个思路,从名字已经可以勾勒出两个女孩的身世。

就算是这个新编的赵盼儿,父亲是罪臣自己被卖了,这和做好女人和坏女人的选择有什么关系呢?

《梦华录》里从赵盼儿到宋引章,如果个体只是庆幸于自己能有一个偷生的缝隙免于卖身,这还可以理解,但非常不可思议的是,连她们都牢牢站在“贞操鄙视链”里,认为自己比卖身的更高贵,口口声声别人是以色事人自己没有。

剧粉或许会解释,古代人就是这样的想法。但是元朝的关汉卿都没有瞧不起卖身的女子,反而为她们写了一个“底层互助”的故事,为何现代人创作意识反而如此封建?

编剧的创作意识更体现在,全剧的最重要的大案竟是:皇后的阴道瓣。

开头就说,皇后不是处女早已失贞,这是惊天的秘密,影响到朝廷各方争斗的大局!

而历史上的宋真宗知道刘娥是二婚也没意见,还接着用她的前夫当差。为什么现代人假设古代人认为皇后的贞洁会动摇朝政呢?

(至于一幅群像夜宴图就是她失贞的证据更不成立了,画中那么多人怎么能确认画中的一个人一定是皇后呢?这又不是照片?)

有个评论说帮创作者解释,说这样的“不卖身”设置是国情需要,咱不是在美国。编剧亲自转发了。

同样改编了救风尘的《爱情宝典》写的就是青楼女子,也好好地在视频网站上待着一分钟没删减过,难道这是美国片?现在创作为什么不能如实反映封建社会对妇女的不公?

(△《爱情宝典》)

这种“绝不卖身很清白”和“以色事人才是贱”的区分已经到了美化封建社会的程度。只有在漂漂亮亮的古装剧里,女性被迫到了这种地方还能专心学习音乐出入有丫鬟收入也体面,这是重生之我在古代当明星。

于是一个网文词汇再度被提起:“双洁”。

当下的舆论是割裂的。微博提到“双洁”都觉得很不可思议,是新时代的网络牌坊,是网文审美单一、保守、退化的体现。(参见旧文:当“三观党”将世界踏平)

但是对于另一部分受众来说,男女主角的清白、忠贞是进入一个故事的基础。如果有背叛或变心,是要“排雷”的。以“双洁”价值观去给复杂作品打差评的例子这些年来不胜枚举,更不用说实际上当下几乎所有言情剧都严格按照“双洁”来执行,无论古代现代,无论神仙凡人、无论怎么轮回转世还是商战宅斗,男女主角可以有其他追求者,但不能有二心。一生一世一双人已经不够了,十生十世,也只有这一双人。(参见旧文:铺天盖地的甜宠剧里,没有爱情)

编剧用创作环境为自己找补有些牵强,但有一个问题必须要注意:更广泛的受众中,存在着价值观单一的情况。

一个古代爱情故事如果不够纯洁,会让他们不适。就连《梦华录》的部分观众都觉得赵盼儿在跟欧阳旭的情感纠纷解决、婚约正式取消之前就对男主顾千帆动心,是有问题的,甚至把男主定义为“男小三”。

新版宋引章是强调自己不卖身,新版赵盼儿则反复突出她是官宦之家的女儿,不同寻常。

这更有一层权贵崇拜的色彩:难道只有官宦家的女儿才有如此聪慧和境界能搭救出自己的姐妹?

(△《爱情宝典》中周舍羞辱顾盼儿和宋引章为“两个贱人”)

想起尔康的台词:“我重视她,爱护她,不因为她是格格,不因为她身上有皇家血脉……只因为,她是世上唯一的紫薇!她是贩夫走卒的女儿也好,她是流氓地痞的女儿也好,她是杀人凶手的女儿也好,她是穷酸乞丐的女儿也好,她依然是我的紫薇!”

出身重要还是这个人重要?以前总骂琼瑶剧这个不好那个不好,我看还是比这隐隐有门第观念和权贵崇拜的古偶好。

赵盼儿不再是妓女,是已经变成良家妇女时刻把良家贴在脑门上的茶坊女老板,更有高贵出身。

另一边,男主不光是京城来的皇城司“活阎罗”,更是宰相的儿子,遇到困境时,他就用爹来开挂。

这正如连神仙谈恋爱也要分庶出和嫡出,恶毒的反派神仙必然是庶出。

但我更想说另一点:为何现在古装男主的制服诱惑,都是情报人员?

《梦华录》的男女主关系总让人想起《绣春刀》,一个制服就代表通天权势让百姓闻风丧胆的男情报人员,和被迫进了教坊司的一个罪臣之女。

张震身着锦衣卫的衣服或许让人产生了某种关于制服的幻想,但《绣春刀》至少在控诉无孔不入的特务统治,张震及其他锦衣卫也在这个非人的体系里挣扎。

而后来者再引入古代情报人员的制服诱惑,则渐渐放弃对他们身份的警惕。《锦衣之下》讲锦衣卫的爱情,这种设定实在是让我难以接受。

到了《梦华录》,各种错乱同时存在。

宋朝并没有什么严重的阉党横行和特务统治,其次《绣春刀》设置在明末,拍官妓是没问题的,但宋朝没有这个情况。湖北大学副教授刘广丰专门做了关于特务机构和官妓的科普。

再者,即便按照剧中的设置,皇城司是阉党的势力,百姓对他们的制服闻风丧胆,皇城司最能干的男主,外号“活阎罗”。女主因被皇城司抄家而更视这身衣服如仇敌,她的朋友三娘一直到被男主搭救后都觉得皇城司的不是好人。可是,在剧情完全把皇城司写成锦衣卫之后,女主却又迅速忘记了百姓对这身衣服的恐惧、自己对这类人的仇恨,立刻认同男主是好人,是自己的朋友。

这实在是太混乱了。

对男情报人员的幻想,是否也是仰慕某种权力的一种潜意识?

当下,年轻人不再想什么京漂沪漂,满脑子想的是“上岸”。更有一种男装审美叫“厅里厅气”“局里局气”。

这种思维也影响了《梦华录》观众:男主相当于厅级干部、男主的爸更是高官!女主也是出身高贵!

连带着花痴陈晓也花痴出了新思路:我的体制内男友。

《亲爱的热爱的》播出时,“男女主双强”被定义为“男女主都是上海户口、昂贵地段有豪宅、有钱”。如今“双强”竟是男方有编制女方是干部子弟?

当然,《梦华录》是有一些朋友圈里容易转发的设置:几个姐妹搞事业、我的姐妹大过天、我们姐妹在一起可以不结婚一起相伴到老。

这类台词放入《三十而已》或《女士的法则》也毫不违和,因为在这个大家都想谈女性主义的年代,属于都市中产有一定物质基础才能实现的那部分图景,是必须“离地半尺”不能完全贴地的国产剧最喜欢的。

这些观点对不对?没问题。算不算女性表达女性互助?我觉得也算,至少这类台词被截出来发到朋友圈,也许依然能对一个不想被催婚的女孩产生鼓励作用。

对比那些连剧名都在传播剩女焦虑的国产剧,《梦华录》的有些台词已经体现了最近七八年、尤其是崇尚“成熟女性价值”之后,网络舆论对创作的影响。

但是另一方面它又被放置进一个“女性角色清白”“男女主角出身特别好”的“双洁”爱情当中,连体会男主的苏点都是一种“厅里厅气”。

自相矛盾的价值反复在剧情里撕扯,最终被强行融在一起。

女主角一方面可以说姐妹比情郎重要、告诉被休妻的三娘你是你自己不是孩子娘、能喊出只有我们才对引章命运感同身受的口号。

另一方面她又反复突出自己对“脏”的在意,需要男主来亲自确认一句:“你不脏”。

毕竟在开场,用勾栏往事来羞辱女主的,也是男主。

赵盼儿如此,宋引章也如此。

女主角的设定是聪慧过人,又能救出姐妹又能创业。但是一到关键时刻,依然是男主神兵天降来救人,依然是熟悉的霸总味道。

最典型的“对立融合”剧情体现在:柳岩扮演的三娘扔了一个男性角色进水里,观众一片叫好;再看看,这个人是三娘剧中的恋爱对象。

为什么会这样?

创作者转发肉麻好评,看来她自认超越了关汉卿。

有没有超越不知道,但创作者自然是比关汉卿明白,2022年最普遍的受众需要什么。

这部剧的每一寸表达,都考虑了最流行最大众标准的一切:没有人反对女性价值,但也不会停止鉴别“好女人”和“坏女人”;当少女们打开言情幻想爱情,确认了双双“纯洁无瑕”才能“嘶哈嘶哈”;以及,当代年轻人,真的很想上岸。

posted @ 22-06-15 12:23 admin  阅读:
彩宝网平台,彩宝网官网,彩宝网网址,彩宝网下载,彩宝网app,彩宝网开户,彩宝网投注,彩宝网购彩,彩宝网注册,彩宝网登录,彩宝网邀请码,彩宝网技巧,彩宝网手机版,彩宝网靠谱吗,彩宝网走势图,彩宝网开奖结果

Powered by 彩宝网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