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朝最后的格格,嫁给穷教书匠,却换来了外人羡慕的爱情

深宫大院中的女人,往往都不得自由身,被禁锢在宫墙内,无可奈何看花开花落,望着又是一年过去。尤其清末的皇室们,日子过得格外艰辛,民间日渐衰颓的声望,强大的军阀们虎视眈眈,逐渐没落的皇权,都让他们难以维持往日的体面。

但爱新觉罗·韫欢是幸运的,作为溥仪的妹妹,这位清朝最后的格格,依旧得到了善终,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生活,在2004年寿终正寝。

死前的韫欢,终于不用顾忌身份的重压,勇敢抒发自己的内心,畅所欲言,她说出了溥仪一辈子都不敢说出的话。这位早就认清现实,从不在意自己格格身份的韫欢,无疑是皇室中活得最通透的人。

荣光的醇亲王府

韫欢的名字来自“韫暖氤氲,低笑尽欢”,《诗经》中的名句,寓意月色朦胧下,少女带着甜美笑容在低声浅笑。

1921年,韫欢在醇亲王府出生,彼时辛亥革命早就爆发,清朝被取缔,皇室们勉强保持着昔日的尊严,军阀们互相牵制,给予了皇室最后的体面,保留了他们的称号。韫欢由此也被册封为格格,她也是清朝的最后一位格格。

韫欢是父亲醇亲王载沣的第七个女儿,老来得女,自然宠爱万分,无比溺爱。虽说只是个亲王府,但醇亲王在末年的清宫中,占据重要地位。醇亲王府的荣光,依托于两个人,一位是韫欢的祖父,道光皇帝的第七子奕譞,另一位则是奕譞的效忠对象,为其保驾护航的慈禧太后。

尽管清朝已经日薄西山,眼看民愤四起,大厦将倾,但皇室的人,依旧还在斗心斗角,争权夺利。清末的几位皇帝,不过是个被簇拥上去的傀儡,真正在背后掌权的人,都是后宫中的太后。

这个垂帘听政的女人,掌控清宫大半世纪,见证了四代皇权的更迭。奕譞的哥哥奕詝咸丰帝去世后,留下年幼的儿子继承皇位。东西两宫两位太后联手,压制了朝堂的八位顾命大臣,奕譞趁机向慈禧表忠心,唯她马首是瞻,慈禧也很重用这位王爷。

在1864年,奕譞被册封为亲王,1872年得到进一步加封,晋升醇亲王。两年后他得到了更大的封赏,爵位可以世袭罔替,这意味着醇亲王府的荣光将一直延续到后代。

尤其是当同治帝去世后,没有留下子嗣,只能从旁系挑选继承人。慈禧干脆让奕譞的第二个儿子载湉上位,他便是光绪帝。奕譞两个儿子,一个成了皇帝,一个继承自己的爵位,如此荣耀加身,他还是第一人。

而在光绪皇帝死后,依旧没有留下子嗣,慈禧只好继续从醇亲王府挑选继承人。继承醇亲王爵位的载沣是奕譞的第五个儿子,他虽然有很多女儿,总共却只有两个儿子。

彼时他的府上,只有大儿子溥仪是适合人选,小儿子没赶上好时候,还没能出生。接连出了两位皇帝,醇亲王府的威望更胜从前,载沣从光绪时期的军机大臣,一跃成为宣统时期的监国摄政王。

1908年,光绪与慈禧先后驾崩去世,只有3岁的溥仪坐上皇位,他的父亲载沣则担任摄政王。可惜这幅光景只有3年时光,1911年武昌起义爆发,两个月内全国先后15个省份都表示独立,公然同清政府作对。眼看大势已去,革命军与皇室经过数次会议后,1912年2月,隆裕皇太后宣布退位诏书,溥仪退位。皇室依旧暂居皇宫中,革命军依旧承认皇室身份,每年以400万两白银用作生活费用。

皇室丢了国家,没了权利,但依旧保留着昔日的荣耀身份,依旧过着从前的奢靡生活。

韫欢出生在1921年,这一年北京政变还没发生,溥仪依旧居住在紫禁城,她也被册封为格格,备受载沣宠爱。

幸福的童年

韫欢出生的时间段十分幸运,她从小依旧能享受锦衣玉食,身边看顾她的嬷嬷就有三个。载沣对女儿没有高要求,只希望她健康快乐长大,她也不用像哥哥溥仪那般,在皇宫大院内面对长辈的重压,抱有祸心的仆从,以及沉重的学习任务。

但她和溥仪一样,从小就被限制在醇亲王府内生活,甚少得到外出的机会。她渴望自由,向往外面的时间,对王府之外的一切都充满好奇。

王府外经常传来摊贩的叫卖声,幼年的韫欢最喜欢他们的到来,每一次都隔着王府高耸的围墙,听着围墙外的喧闹,感受这份特殊的烟火气。她羡慕枝头的鸟儿,更羡慕那些可以随时出府的大人们,外界的一切都富有魅力,吸引她的注意。

3岁以前的韫欢在王府内,无拘无束的快乐生活,偶尔跟着先生学习文字,即便是学业上粗心大意也不会遭到责罚。载沣希望女儿快乐成长,给予她快乐教育。

王府内度过3年的快乐时光后,1924年北京政变爆发了。冯玉祥仗着手里的军队武器,露出了对皇位的贪婪垂涎,他将溥仪赶出了皇宫,霸占皇宫众多财物,野心昭然若现。溥仪只能暂时搬进载沣的王府中居住,或许是觉得不自在,不愿意承认大势已去的现实,他在11月逃进日本公馆,寻求日本的帮助。

北京政变后,载沣举家搬迁到天津生活,家底丰厚的醇亲王府,依旧在平淡地生活着。来到天津的韫欢,得到了短暂的自由,不用被时刻拘束在王府中。

韫欢回忆自己的小时候,曾直言自己最喜欢在天津的那段时间,她喜欢跟着嫂子婉容皇后一起出门逛街购物,更喜欢哥哥溥仪经常给她买来的小玩意。

韫欢是家中最小的孩子,哥哥姐姐都很照顾她,就连很少与家人接触的溥仪,也对这个妹妹疼爱有加。虽然两人很少有相处时间,一开始宛如陌生人,但亲人之间的联系依旧让他们很快熟识起来。

韫欢在溺爱中长大,依旧成为一个知书达理的姑娘,没有半点娇纵气质。溥仪从没放下过被赶出皇宫的屈辱,一心筹谋打算复辟,载沣却十分满足当前的生活,两人之间产生巨大矛盾。

溥仪跟随日本人前往东北,妄图复辟大清,载沣将他大骂一顿,见到无法扭转溥仪的偏执,带着全家人离开东北,避免被日本人操控。回到北平的载沣,重新回到醇亲王府生活,可惜战火很快蔓延到北平,他靠着皇室身份维持着几分体面。

韫欢一直生活在父亲身边,直到北平解放后,载沣自愿把王府出售,换来90万斤小米,废除王府的所有规矩,给予孩子们自由。

韫欢和其他兄姐一起平分其中的一半,被允许外出找工作,得到了一直期望的自由。她终于被放出府外,可以随心所欲地不再受到拘束,第一次真正和外面的世界接触。

生活的新篇章

离开王府后的生活,在韫欢看来是幸福的。她给自己买了一辆自行车,骑着它穿梭在北京城内的大街小巷,第一次真正走过北京城的大小道路,看着民众们普通的生活。

她几乎逛遍了北京城,品尝各处的美食,好奇每一个新鲜事物。随后她顺利找到了一份工作,在崇文区精忠街小学担任一名教师,培养祖国的花朵,育人成才。她也是众多兄姐中第一个参加工作的人。

韫欢没有学历证书,她从小就在家中私塾上课,载沣请来教书先生,专门为她设立各项课程。

刚开始的职场生涯并不顺利,人们对她的身份早有耳闻,天性爱好八卦的人总喜欢在背后默默谈论她的一切话题。皇族的身份足以让所有人远离她,不敢与她深交,韫欢甚至没有一个贴心的朋友,大家都对她敬而远之。韫欢调整心态,宠辱不惊,对同事们温柔以待,相信时间会证明自己的。

载沣自从溥仪退位后就一直闲赋在家,从不妄想复辟事宜,每日活得悠闲自在。他唯一的要求就是保持一贯以来的生活现状,确保对皇室的待遇不便,便十分知足。

知足常乐的载沣,将这份淡泊也遗传给了韫欢,她同父亲一样,对皇权、对地位没有半分野心。在学校内的工作,偶尔也会有烦恼,同事之间的疏远,身份带来的壁垒,学生们对她格外好奇的目光,韫欢从来都全盘接受,管它云卷云舒,她只负责做好本职工作。

谈吐落落大方,知书达理富有书香气,待人诚恳,从来没有自视高人一等的傲慢,同事们逐渐改善对她的看法,摒弃过往的偏见,大家相处的十分愉快。

韫欢也给自己改名为金志坚,黄金般坚强的意志,代表着她柔软又格外坚定的内心,鼓励自己不要受到外界干扰,过好自己的生活,哪管旁人的议论。

工作中认真负责的金志坚收获了同事领导们的一致好评,但她始终孤身一人,直到28岁也没有伴侣,从没期待过爱情。

1949年,经由同事的介绍,金志坚认识了年长她两岁,自己日后的丈夫乔宏志。乔宏志也是位老师,家中父母都是老实本分的农民,日子过得清贫。乔宏志对眼前这位温柔美丽的女子一见钟情,并不介意金志坚是满族人,且姓爱新觉罗。

他只有些忐忑,自己一个穷教书匠,这般天仙一样的女孩能看上自己吗。金志坚对乔宏志也很满意,他并不在意自己的身份,眼中没有丝毫芥蒂,为人淳朴老实,是伴侣的不二人选。

不过载沣对这个女婿颇有些嫌弃,自己如花似玉的美貌女儿,居然嫁给了一个穷苦的老师,不能保证日后优渥的生活。爱新觉罗家的女儿,还没有这般低嫁的。

但金志坚却浑不在意乔宏志的经济状况,两人日后可以一起打拼,共同经营这个温馨的小家,皇室身份早就是浮云,她只希望过上平淡的幸福生活。两人一拍即合,都互相满意对方,从一开始的小心接触到后来的热恋,一年后他们便走进婚姻殿堂,结为夫妻。

金志坚无疑是皇室中最特殊的格格,她是家中第一位外出工作的孩子,更是唯一一位嫁给汉人的孩子。

许多人都不理解金志坚的选择,认为她是失了智,不仅没了皇室的尊贵,还甘愿嫁给一个汉人的平民,简直辱没了皇室的身份。

金志坚从来不在意外界看法,至于那些早就不往来的亲戚们,这些满清遗老们还沉浸的昔日的荣光中不愿意醒来,她只会为他们感到悲哀。自己的生活不需要外人的指手画脚,他们凭什么负责自己的人生,金志坚毅然和乔宏志完婚,婚后两人过得十分幸福。

现实的残酷

金志坚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娇贵格格,从小生活中充斥着仆从的身影,被人娇惯照顾长大。她不会做饭,洗起碗来也是磕磕绊绊,至于清洗晾晒衣服,家务打扫这些活,她更是一窍不通,是个标准的家务小白。乔宏志体谅妻子,自己一力承担家中大小事务,白天在学校教书上班,下班回家洗菜做饭,没让妻子沾染半点家务活。

金志坚体谅丈夫的辛苦,这个三十年来没干过一次家务的格格,第一次体会到劳动的辛苦。丈夫有了一位悉心求教家务的学生,细致地教导妻子如何做家务,两人每天下班后,一起结伴去买菜,回家做饭。晚饭后一同收拾厨房,周末一起打扫房间,外出散步,去公园闲逛,日子过得悠闲又满足。这正是金志坚梦寐以求的生活,没多久金志坚怀孕了,大女儿出生后她又生下两个儿子,一家五口人日子过得温馨平淡。

可惜幸福的光景总是不长久的,结婚7年后,夫妻两人没有迎来七年之痒,降临在这个幸福家庭的,是生离死别。乔宏志对待工作认真负责,为了管理学生,撰写教案,批改作业,经常熬到深夜还在工作。

长时间不规律的作息以及熬夜工作,在不断损耗他的身体。在带领学生前往水库做活动的过程中,不幸当场猝死。接到噩耗赶来医院的金志坚,看到的只有丈夫冰冷的尸体,她没能见到丈夫最后一面。

上天仿佛是在玩弄她,如此轻易就收走了她的幸福。家里没了顶梁柱,但生活还得继续,幼年的孩子们还需要她的照顾,她无论如何也不能倒下。

金志坚在医院内对着丈夫的遗体崩溃大哭,一度情绪失控。宣泄后她努力平静心绪,回到家中照顾孩子,联系亲属,举办葬礼。尽管她身为老师,有稳定的工作,但薪水并不足以确保母子四人的生活,她只能省吃俭用,体验将每一分钱用到刀刃处的艰难生活。孩子们就是她的支撑,不管有多少困难,她都会全数克服。

国家了解到她的困难,此前金志坚把从父亲处继承而来的古董房产全部捐赠给了国家,自己没有留下半分,否则也不至于过如此清贫的生活。政府人员特意找上她,想要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,不忍看他们孤儿寡母一家艰苦度日。金志坚拒绝了政府的帮助,她直言不想因为自己曾经的身份成为特权,她如今就是一个普通人,这就是普通人应该有的生活。

有的同事不忍心看她一个人带着三个孩子生活,劝她干脆改嫁,给孩子们也再找一个父亲,家里也能多有一个分担的人。她都婉拒了同事的好意,金志坚无法忘记深爱的丈夫,她认为这一生有过这样一个至死不渝的爱人已经足够。

白天她在学校里教书,教导别人家的孩子,下班回到家中,家里的三个小孩也需要她的照顾。忙碌的时候恨不得把自己扳成两半用,孩子们都早熟,知晓母亲的不容易,也会主动帮忙做家务,让她能有休息的时间。

金志坚一直坚守在教室岗位上,教出了众多优秀人才,此后还担任学校的教导主任,多次被评选为“模范教师”。

1960年,溥仪特赦后出狱,曾短暂在她家中生活。时隔多年后,兄妹两人终于重逢,身份却已大不相同。一个是刚刚出狱的犯人,一个是扎根在教育事业的老师,再次见面,有诸多话语想要倾诉,千言万语都不知该从何说起。

金志坚一生都投身到教育事业,直到退休后也依旧心系学校,挂念她的学生们。2001年,她送走了小儿子,大受打击,身心俱疲。2004年因胃癌去世,享年83岁,她这一生,有过波澜,也有风轻云淡。父亲对她的影响贯彻她的一生,更是影响她对生活的态度。

临死前,这位最后的格格,道出了埋在心底里最深处的话语:“我的家族,从某种意义上说是中国历史的罪人,我这一生能够有机会为人民服务,是我最大的荣幸。”

像她这般清醒的人,实在少见,属实难得。溥仪创立伪满洲国,都不曾言过后悔,她身为一个从没沾染权利的皇室,也能有这份见识,实在令人敬佩。能够反思过错的人,才真正拥有大智慧。

我是史海魅影,关注我为历史点赞。

posted @ 22-05-18 02:57 admin  阅读:
彩宝网平台,彩宝网官网,彩宝网网址,彩宝网下载,彩宝网app,彩宝网开户,彩宝网投注,彩宝网购彩,彩宝网注册,彩宝网登录,彩宝网邀请码,彩宝网技巧,彩宝网手机版,彩宝网靠谱吗,彩宝网走势图,彩宝网开奖结果

Powered by 彩宝网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